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考古 >

在商朝无论男女都可以享受祭祀

时间:2019-08-14 16:27来源:未知 作者:plxszy点击:
  鲧是大禹的父亲,上古有崇部落的领袖,因抢夺部落共主失败最终被杀。《山海经》把大禹的出世臆造为是其父亲孕育的结果,显然是有违常理的,但这又恰恰阐明了原始社会末期“知其母不知其父”的时期曾经闭幕。
 
  如三国时期曹魏最显赫的女性—太皇太后卞氏,固然其历经曹操、曹丕、曹睿三个时期,位置也从王后跃升为太后、太皇太后,但其死后,仍然要与丈夫曹操和葬。曹操的高陵中,除了主室的曹操自己外,耳室合葬的正是卞氏。
 
  《礼记》就系统的规则了“妇人有三从之义,无专用之道。故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故父者,子之天也;夫者,妻之天也。”在这一体系下,女子所能从事的事被停止了严厉限制,她们不能干预政治,不能随意出头露面,一旦违背,动辄就会被冠以“红颜祸水”的帽子。
 
  历史上著名的武王伐纣,周武王结合诸侯征伐殷商的第一条也是最主要的一条理由便是“今商王受,惟妇言是用,牝鸡司晨”,即责备纣王让女子窃权乱政,有违天道。
 
  但是假如我们梳理下甲骨文卜辞,就会发现一个很普遍的现象:商朝的女性简直参与到了包括祭奠、农业、受封封地以至带兵出征等一切范畴,死后还能够享用单独祭奠。
 
  最著名的莫过于商王武丁的妻子妇好,经常作为军事行动的最高统帅单独领兵,直接参与者国度大事。而殷墟小屯5号墓正是妇好的最后归宿,其中不只出土了意味军事统帅的斧钺,而且独葬墓这种墓制构造也证明了妇好作为女性具有完整独立自主。
 
  无独有偶,在武丁另一位配偶妇井的墓中,考古专家们也发现了大量铜镞与铜戈等兵器,这标明“王妇涉政”在商朝是存在的。
 
  上世纪60年代,殷墟一处非王族女性墓葬中,共发现9具女性骸骨,其中有2位以铜戈随葬。孝民屯207号墓中,发现了一位年龄55岁上下的女性,墓制为独葬,其中除了陶器、玉石器及贝等意味财富的随葬品外,在其腹部也发现了1件石钺。
 
  80年代,刘家庄5号女性墓中,墓主随葬有兵器铜戈,而且没有左臂,应当是在战争伤害残所致,这也从侧面佐证了商代女性古墓中的兵器绝不只仅是随葬品。
 
  那么平民墓葬考古结果又如何呢?殷墟西区2686号墓东西各有两个小坑,西坑为女性,东坑为男性,都没有随葬品,葬式也无明显差异,男女对等。
 
  除了上述6处古墓外,在殷墟刘家庄和山西灵石,考古专家们也分别开掘了2处商朝墓葬,有意义的是,刘家庄墓主女性,随葬了铜礼器和玉器,而葬在旁边的男性墓却没有任何陪葬品。而山西灵石2号商朝墓中,女墓主随葬品出土了大量矛、戈等兵器,反倒是旁边的1号男性墓出土了大量簋、爵等利器。
 
  众所周知,墓葬是一个时期男女位置的最直观表现,上述8处商朝墓葬,都证明了甲骨卜辞中提到的商朝女性参与政治的普遍性,这也就意味着,在商朝,上至贵族下至平民,男女并无多大差别,同样能够享用祭奠,同样能够出征作战。
 
  可见,武王伐纣的最主要收兵理由:“纣王听信妇言”是站不住脚的,是扣给商朝头上的最大的冤案。由于在商朝,妇女原本就能够对等的参与到国度大事中。
 
  反倒是商周鼎革完成之后,周武王以“牝鸡司晨”作为商朝沦亡的前车之鉴,开端蔑视女性,构成了周朝特有的宗法制度,以为女性参政是祸国殃民的。自此,女性的位置开端疾速降落,直至构成后世“夫为妻纲”的不对等伦理。从这个角度说,周武王可谓给后世开了个坏头。

热门资讯

    Copyright © 中国园林艺术考古网 www.yuanbohui2013.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