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断代考古 >

一些蛛丝马迹造就了考古学家很多重要的发现

时间:2019-07-05 09:28来源:未知 作者:plxszy点击:
  火盆中的灰烬、陪葬陶器中的食物遗存、镶嵌骨雕的黏合剂……古墓中一些看似不起眼的千丝万缕,却培养了考古学家很多重要的发现。
 
  近日,一个中外结合研讨团队在《科学·停顿》上结合发表文章称,经过对古墓火盆中的一些灰烬停止剖析发现了大麻残留。“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的熄灭大麻并用于肉体层面活动的直接证据。”该论文通讯作者、中国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考古学与人类学系教授杨益民表示,包括这项研讨在内,经过对考古现场有机残留物剖析,能提醒许多仅凭肉眼无法理解到的重要信息。
 
  中国社科院考古研讨所新疆队在帕米尔高原东部塔什库尔干地域开掘了一处距今约2500年的共同墓群——吉尔赞喀勒墓地,该遗址具有明显的宗教特征与典礼性建构。
 
  出土遗物中以木质火坛最为引人瞩目,这些火坛内部有激烈灼烧痕迹,且放置有数量不等的卵石,卵石外表也有炙烤痕迹。为探求这些火坛内燃烧物的组成,杨益民团队对火坛残块及其内部烧石停止了有机物提取,并展开气相色谱—质谱联用剖析。
 
  “我们在绝大多数样品中检测到大麻的生物标志物,证明这些火坛内普遍燃烧过致幻植物——大麻。”杨益民引见,这些样品中检测到的大麻素以大麻酚,即四氢大麻酚的降解产物为主,暗示原始植株是肉体活性成分含量较高的大麻种类,应该是因具有较强的致幻效能而被用于典礼活动之中。
 
  民以食为天,考古发现中的食物遗存,有助于人们理解古代粮食作物和饮食文化的信息。但是,食物的主要组分为有机物,不利于保管,长期埋藏后常常降解殆尽。在考古开掘现场,很少能找到保管至今的古代食物遗存。
 
  侥幸的是,我国新疆一些地域降水稀少、气候枯燥,一些食物遗存因而得以保管下来。杨益民指出,虽然发现的食物遗存早已改头换面,但经过化学剖析,依然能够晓得它是由什么作物制成的,进而对其加工工艺停止剖析。
 
  洋海墓位置于新疆吐鲁番盆地火焰山南麓的荒漠戈壁滩,距今约两千至三千年,随葬器物以陶器和木器为主。在陪葬陶器中,留有一些食物残留物。研讨人员经过红外剖析,审定其为淀粉类物质,应为面食。进一步的淀粉粒和表皮横细胞剖析标明,该面食遗存是由小麦和大麦经碾磨成粉混合后加工制造而成的熟食;断面较为致密,阐明其未经发酵,和今天一种不发酵的面包相似。
 
  “这是迄今为止经过科技剖析证明的我国最早应用小麦和大麦制造面食的证据,它将我国麦类面食历史追溯到距今2600—2900年前。”杨益民说。
 
  黏合剂的应用可追溯至旧石器时期,它催生自复合工具,又有效地促进了复合工具的开展。所谓复合工具,是指由零件组合而成的工具。
 
  但和食物一样,黏合剂的主要组分为有机物,经长期埋藏,常常降解殆尽,很难对其停止科技剖析。
 
  小河墓位置于新疆罗布泊地域孔雀河下游河谷南约60公里的罗布沙漠中,出土了大量保管完好的干尸、动植物遗存及其他精巧的随葬品。其中有一件法杖样品上镶嵌的骨雕零落了,研讨人员在沟槽底部看到了一些淡淡的黄色物质,取样剖析后发现是牛胶。
 
  “这是迄今为止,经过科技剖析证明的我国最早应用的黏合剂,它将我国动物胶应用的历史追溯到了约3500年前。”杨益民说。

热门资讯

    Copyright © 中国园林艺术考古网 www.yuanbohui2013.com 版权所有